<strike id="r1djn"><i id="r1djn"><cite id="r1djn"></cite></i></strike><strike id="r1djn"><i id="r1djn"><cite id="r1djn"></cite></i></strike>
<strike id="r1djn"></strike><strike id="r1djn"></strike>
<ruby id="r1djn"></ruby>
<ruby id="r1djn"><i id="r1djn"><menuitem id="r1djn"></menuitem></i></ruby>
<strike id="r1djn"><dl id="r1djn"></dl></strike>
<span id="r1djn"></span>
<span id="r1djn"></span>
<strike id="r1djn"><i id="r1djn"></i></strike><del id="r1djn"></del>
<ruby id="r1djn"></ruby>
當前位置是: 首頁 >> 黨員e家-時政要聞

新春看節約:管住餐桌浪費 能否用上硬約束

作者:黨員e家    日期:2016-04-01 16:06

在聶四顯工作的寫字樓內餐廳,墻上新貼的“光盤行動”宣傳畫吸引了就餐者的目光。記者 賀 勇攝

新聞回放

寫字樓物業工人老聶來信引發熱議——“城里人浪費,打工的也浪費”

今年元旦前,來京務工人員聶四顯寫信給北京市委宣傳部,反映其所在大廈存在的糧食浪費現象,引起關注。北京日報頭版刊發來信并配發評論,呼吁“從自身做起,從現在做起,把節儉之風真正落實在日常生活的點滴之間”。

以下為信件摘編:

我是一名普通的外地來京務工人員。在物業維修班工作,經常到食堂后廚去維修,到洗碗間每天都能看到三大桶員工倒掉的飯菜。我們大廈分A座、B座,我到B座觀察了幾天,B座里的浪費比A座更多,B座每天中午倒掉的飯菜有三四大桶,每桶重至少有200斤。因為我用手機拍照,我拉了幾下,我一個人拉不動,不銹鋼桶大的高度有80—90厘米,直徑也有90厘米左右……我觀察,十人之中吃光盤的有三人左右,盤中剩有一部分的有六人左右,其中剩下的夠一個小飯量人吃的有三人左右。

這是物業食堂,浪費的是冰山一角,還有大到飯店,小到百姓餐桌……

城市的年輕人浪費,農村到城市打工的年輕人也浪費。我從垃圾桶里撿到過六整盒米飯和六七個饅頭,這是打工的人扔掉的。建筑工地食堂也能看到扔掉的整個的白饅頭。

我看到如此的浪費,忍不住在一個食堂吃飯的高峰時間對大家演講,教育浪費者。聽了我的演講,有人找到餐廳經理說,那個人是誰呀,他憑什么教育我們指責我們,我用錢買的,浪費的是我的錢,與他有什么關系。

……

尊敬的領導:我向您請求,大力宣傳教育,節約糧食,提高國民素質。

大廈物業維修工寫信建議加強教育、節約糧食,經北京日報報道后引發人們對食物浪費問題的關注。對于這類現象,該如何持續推進治理?有沒有可能建立制度約束?記者實地了解并聽取相關專家意見。

大廈一頓中飯倒掉殘食1400斤,物業張貼宣傳畫倡導“光盤”

2月24日,記者來到聶四顯信中所提到的大廈,其中B座地下一層有一個美食城,是大廈里上班白領們最重要的用餐場所。

中午用餐高峰時間,能夠同時容納三四百人就餐的美食城人頭攢動,座無虛席。記者在餐盤回收處看到,十人當中能真正達到“光盤”的不足三人。

“以前去洗碗間維修時,看到的景象更驚人!”老聶說,僅這個餐廳一中午就有三四大桶剩飯剩菜,加上A座寫字樓食堂的兩三桶,總共估計有1400斤重。

據了解,北京日報的報道發出后,雖然沒有點名,但該大廈的物業主管已是心知肚明,為此召集物業管理人員開會,尋求解決之道。

目前,物業部門采取的最重要的舉措就是在餐廳的墻壁上張貼各種提倡節約、反對浪費的宣傳畫,有直白一點的“光盤行動:不剩飯不剩菜”,也有文雅一點的“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然而,老聶坦言,這些措施有一定效果,但距離自己心中的目標還有很大距離。

記者回訪前些年曾經開展“綠色餐飲”“光盤行動”的一些餐廳,發現提醒適量點餐、剩菜打包等還能堅持,但半份菜、小份菜已經從菜單上消失,而就餐的顧客對“光盤”“打包”似乎也少了熱情。不僅是飯店、餐館,機關單位和高校、寫字樓的食堂,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浪費現象??梢?,抵制“舌尖上的浪費”,不能松勁。

公眾節約意識依然不夠,認為花了錢就有浪費的權利

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反“四風”持續推進,風氣為之一新。北京市迅速印發實施意見,嚴格控制行政成本,大力壓縮“三公”經費支出。

數據顯示,2015年全市市直機關本級“三公”支出同比下降21.12%。2016年,北京市將繼續壓縮“三公”支出,全年預算較2015年再降16.4%,其中公務接待安排0.35億元,較2015年再降43.5%??梢哉f,公款吃喝、鋪張浪費現象已經得到了有效遏制。

以前總有人批評餐桌浪費主要是公款消費、商務宴請,如今公款管住了,為何餐飲浪費依然隨處可見?北京市倫理學會秘書長王淑芹說,根本上還是公眾的節約意識不強,“普遍存在面子心理”。有些人為了顯示“誠意”,請客總要多點幾個菜;為了顯得“大氣”,吃不完的食物從不打包……

“其實浪費還是自己的問題,沒重視起來,沒養成習慣?!币幻M者看著桌上的剩菜也感到惋惜,但沒有打包。他說,可惜歸可惜,但還是覺得打包麻煩,家里也沒人吃剩菜,擱兩天也是丟掉。

“糧食固然是農民種的, 但這些飯菜我已經花錢買了。吃與不吃、吃光還是倒掉,我有處置權,關你什么事?”這樣的論調屢見不鮮。北京市教委學校后勤處副處長李異軍分析高校食堂存在的浪費現象時指出,除了學生節約意識不夠,一個重要原因是高校厲行節約方面的制度建設和管理沒有跟上。

專家建議處罰、引導兩手抓,對財政補貼單位從嚴要求

全國人大代表巨曉林曾在兩會上建議,通過制定相關法律法規來倡導節約、杜絕浪費。那么,針對餐桌上的浪費,制定相應的處罰制度是否可行?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副研究員董文勇認為,在當前倡導勤儉節約、摒棄奢侈浪費的風尚下,對剩飯剩菜行為予以處罰似乎是順應民意之舉。然而細究之下,此事應一分為二看待。

一方面,對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食堂的浪費行為予以處罰,合情合理。記者了解到,目前, 為保證食堂飯菜價格基本穩定, 北京市已建立了對高校食堂的長效補貼機制,按每個學生人頭,每年有不低于300元的經費補貼到食堂。而在有的機關食堂,每人只需要交納幾元錢,就可以享用一頓豐盛的午餐。

董文勇認為,這些單位食堂的浪費行為,浪費的是財政補貼和社會資源,此種行為理應杜絕。

另一方面,對于其他一些社會性質的賓館、飯店、餐館,發生剩飯剩菜行為,更合適的是對其予以道德譴責,而不應由政府部門揮起權力之棒對其施以處罰。

王淑芹建議,加大宣傳,特別是告知公眾我們面臨的環境危機、資源緊張等“困難”?!叭〉美斫夂驼J同,公眾才能自覺節約”。同時,她建議加強制度約束,“完全靠意識、自覺也不行,也得兩手抓”。


湘公網安備 43019002001040號

黨支部群
流動黨員
在線繳費
亚洲日韩色欧另类欧美_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无限看片_国产人碰人摸人爱免费视频